您的位置:首页 > 亲子 >

魔兽世界国服下线,心碎艾泽拉斯

来源: 腾讯网 时间: 2023-01-24 15:42:23

魔  兽

今天,2023年1月24日,魔兽国服,卒。这事儿不能细琢磨,想多了心痛,下笔无力,不知该念叨点儿,聊作纪念。


(资料图)

我跟多数wower不同,玩魔兽时不是高中,不是大学,而是工作数年以后。

2007年,同事们用魔兽将我从单机游戏中吸引出来,从此沉迷,历经15载,多次长短离合,这次料来应是永别。

人的一生不过数十载,15年的分量可想而知,留下的痕迹无法抹去。待白发苍苍,垂垂老矣,躺在病榻中时,可能也会偶尔回忆起,在奇幻世界里自由翱翔的小明。

不会忘记,塔纳利斯的沙,冬泉谷的雪,艾萨拉满山飘舞的红叶,灰谷神秘美丽的森林。贫瘠之地的大路上,洒满了小明不知疲倦的巨魔脚步。

三体般奇幻的外域天空,童话般的赞加沼泽和纳格兰。

高级地图的每一寸土地,都被我仔细搜索过,采集了成千上万的梦露花、泰罗果、虚空花、蛇信草、卷丹、金苜蓿和各种各样的矿石,赚到数也数不清的金币。

我练过各种各样的“小明”,它总是一个高大丑陋,满脸孤独的女巨魔,走遍了魔兽世界里的山山水水,在或抑或扬的配乐中,看过这样和那样的明月光。

我独来独往,采药、采矿、做药、做雕文、搓卡牌、切石头、做包包,在工作室兴起之前,慢慢垄断了一个服务器的拍卖行,成为远近闻名的奸商。

偶尔也会下下副本,算是个合格线偏上的治疗萨满。全身金光灿灿,买了身版本毕业装走来晃去,颇为骄傲。

在那些偶尔走入的副本和主城中,曾见到命运百转千折,令人一眼万年的魔兽人物。

曾经想过与魔兽的告别,必然是跟不上版本更迭,渐渐失去兴趣,来一段无疾而终。

万万没想到,“燃烧的远征”怀旧服带来的老房子着火,就这么突兀的,被暴雪终结。千千万万暴雪玩家在微博上的长歌当哭和下线纪念,看得人破防。

大家都在纷纷寻找下线之地,有人回到了出生的新手村,有人找了处最美丽的风景,有人在温暖客栈找了张床……

我的萨满号在奥格瑞玛下线,没别的,图个热闹,冥冥中还能跟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兄弟们,做做生意,组组副本。

德鲁伊号则在索拉查盆地的一株草药旁下线,小明永远跟它的草药在一起。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

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

滋润着十字路口的荒原。

我是清幽的黎明,

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雄浑的鼓声,

飞越纳格兰的云端。

我是温暖的群星,

点缀奥格瑞玛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

留存于美好的人间。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从未死去。

年轻的时候猛烈地爱上某样东西是很幸运的,即使十五年过去,光环褪尽,但记忆中仍有那些美好的,激情的,令人眼眶温热的瞬间。

在很多难熬的时刻,闭上眼睛,冥想自己是那天空中自由飞翔的德鲁伊,是副本中不可或缺的治疗萨满,给自己上个激流,忘掉烦恼,治愈伤痛。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支付宝也没有娃

没有从早到晚忙碌的家

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

虽然只是一个游戏渣

在采草 在采矿 在打怪中

哼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 游戏没有了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某个角落里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变红成咖

没有广告发也没有打赏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

虽然我只有虚幻的快乐

在清晨 在夜晚 在风中

看着那一直明亮的月亮

也许有一天 魔兽没有了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某个角落里

那就这样吧……

再见,艾泽拉斯,我们不能保卫你了。

愿你的刀刃永远锋利,愿大地母亲不再忽悠着你,愿风指引你的道路,愿星辰照亮你前进的方向。

愿有一天,你忽然拍拍我,说:“天呐!你真高”。我微笑回答:“过了这么多年后,你的声音就像月光一样照耀着我的心灵。”

图片 | 网络截图

标签: 魔兽世界